您的位置:首页 > MV资讯 > 正文

一部小制作的电影《南哥》为什么大腕云集

发布时间: 2017-05-17  | 来源: mv中国  |  作者: 王仲刚  |  责任编辑: 高璐

《人民的名义》热播刚过,收视率和关注度创下近十年的新高。究其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但观众议论比较多的话题之一是这部电视剧里聚集了那么多的艺术家,他们不是小鲜肉,没有高片酬,但是他们在认认真真演戏,把剧中人演活了,所以大家喜欢看。笔者最近扑捉到影视界另一个现象,可以说与《人民的名义》异曲同工。一部反映扶贫题材的电影故事片《南哥》3月13日在广州开机,4月9日杀青关机,原定45天的拍摄期,结果提前了17天完成,目前正在进行紧张的后期制作。这部扶贫题材的电影虽然只有不到一千万的投资,但是却吸引了一大批艺术家。他们也是没有高额片酬,但却在做一篇大文章,演绎着当今电影界的传奇。

这些堪称当今中国影视界的大腕,为什么会不讲价钱聚集到电影《南哥》剧组呢?

带着这个问题,笔者开始了深入的采访。

一、有一个满身正能量的制片人

《南哥》号称一千万投资,是因为这部影片在2016年已经开拍,因为中途导演患病不得不停机下马。毫无疑问,这一千万已经花掉了一部分。哪怕是实实在在的一千万,在当今的电影界,也是比较小的制作。

这部电影原来的名字叫《扶贫使者郭建南》,著名影星孙洪涛是主演。就在这个时候,孙洪涛脱下军装、辞掉火箭军政治工作部电视艺术中心副主任职务,进入广东南方领航影视传媒担任副总。这部影片的策划人、中国扶贫基金会副会长、原广东省委副秘书长陈开枝找到孙洪涛,希望他一定要把郭建南事迹搬上银幕。

孙洪涛以演军人和英雄而著称,先后在《彭雪枫》、《海天之恋》、《英雄无悔》、《和平年代》、《浮华背后》、《新四军》等60多部1200余集电视剧中饰演军人和各种英雄角色,受到观众的热爱,获过很多国内外大奖,并被授予“全国德艺双馨电视艺术工作者”等荣誉称号。孙洪涛对主旋律的作品、对英雄人物情有独钟。他说:郭建南的事迹平凡而伟大,确实深深感动着我,我们这个时代太需要郭建南这样的人了。于是,我接下了这个重任,我来担任制片人,一切重新开始。”

生活中的孙洪涛一身正气,雷厉风行,说干就干。

导演重选、剧本重写、演员重新找、剧组重新搭建。

首先是谁来担纲导演重任呢?

二、一个艺术精湛并且有工匠精神的导演

孙洪涛首先想到当今中国著名电影导演、珠江电影制片公司的郑华。郑华在中国电影界享有盛誉,而且孙洪涛曾经在郑华导演的电影《义薄云天》中担任主演。他了解郑华导演的艺术水准和为人,是导演《南哥》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郑华说,开始我并不想接。因为那么一点钱怎么拍?况且又是个夹生饭。更重要的,这是个扶贫题材,按照现在的剧本,不感人,不好看,不能让这部戏砸了自己的“锅”。但是孙洪涛一次又一次约谈,一次又一次做工作。最后,郑华终于同意了。

郑华是中国第五代导演的领军者之一,岭南电影的核心人物,三十年前从电影学院一毕业就一炮走红,由他编剧并担任摄影的电影《给咖啡加点糖》获得第七届金鸡奖最佳摄影提名。郑华的才华引起珠江电影制片公司领导的关注,指令让他担纲导演警匪片《风流警察亡命匪》。年轻的郑华果然不负众望,《风》片拍成后一下子让电影界吃惊,不仅专家叫好,而且在全国城乡火爆上映并引起强烈反响,此后又发行到其他五个国家,还成为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教学参考片。

从此,郑华一发而不可收,编剧、摄影、导演齐头并进,全面发展,陆续创作了影片《安居》、《等朗妹》、《战时省委》、《赛龙夺锦》、《所有的梦想都开花》、《浪漫邂逅》、《古镇情缘》、《爱很简单》、《义薄云天》数十部电影,还导演了长篇电视剧《家园》,先后获得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影片奖、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数字电影百合奖最佳电影一等奖、国际艾美奖最佳电视电影提名奖等数十个大奖。其中仅《等朗妹》一部影片就在国内外获得包括法国国际电影节和蒙特卡罗国际电影节在内的20多个提名和奖项。

郑华一边拍他喜欢的电影,一边拍广告,用讲故事的方法拍广告,开创了中国创意广告的先河,成为中国影视广告界的鼻祖。广告的实践,也让郑华的艺术视野更加宽广和精深。

提起郑华,珠江电影制片公司资深导演于得水总是竖起大拇指:“这小子,干啥像啥,干啥都是国际范!”

于是,郑华挑起了导演的重任。

三、一个好题材

主人公郭建南原是广州市广重集团下属的广东轻工业机械有限公司质检主管,2011年4月被组织上派到粤西贫困山村——阳西县程村乡荔潭村扶贫。郭建南不讲任何价钱,一头扎在荔潭村,一身泥、一身汗、一身水,与乡亲们吃住在一起,没明没夜。他心里只装着老百姓的疾苦,一门心思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与乡亲们一年半摸爬滚打一年半时间,让荔潭村的贫困户实现100%脱贫,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9100元,村集体收入从6000元增加到15万元。但是,2012年11月22日这个不幸的夜晚,由于劳累过度,郭建南趴在驻点村办公桌上永远离开了荔潭村的乡亲们,那一年他刚刚50岁。

郑华说,一次次的采访,才真正认识到中国扶贫的真正意义。中国有13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中国用几十年解决了13亿人的吃饭问题,接下来又用十年的时间解决了一个多亿人口的脱贫。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提出要全党动员,最后实现还有七千万农民的脱贫,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小康社会。多么伟大的壮举!七千万人口啊!约占世界人口的八分之一!不仅是对中国社会的贡献,也是对全人类的贡献!现在,全国有近千万名党员干部在第一线开展精准扶贫,其中有一百多名党员干部献身在扶贫岗位上。郭建南就是其中的一个优秀代表!我们这个社会需要郭建南!人民需要郭建南!正像前广东省委书记、现任国务院副总理汪洋说的:“郭建南同志是为人民利益牺牲的,他的死比泰山还重。”

郑华还说,在采访中,我发现在荔潭村整个一个村子里,无论男女老少,无论多大年纪,大家都叫他“南哥”。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郭建南给这个村子送去了党和政府的温暖,郭建南是这个时代真正的“暖男”。他与老百姓那种亲情,想起都让人流泪。

郑华激情被燃烧起来,他与孙洪涛统一步调,开始了《南哥》的紧张筹备。

四、一个最佳导演班子,磨出一个好剧本

郑华知道,光我一个导演还不行,我必须组成最强的导演班子。

一个是潘钧,是郑华多部电影作品的合作伙伴,比郑华小十多岁,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曾与郑华合作导演《所有梦想都开花》、《战时省委》。潘钧自己执导的微电影《幸福的微笑》还曾获中国东盟微电影展金花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奖。与潘钧合作得心应手,一个眼神就知道彼此想什么。

再就是海归派青年导演王俊翔。郑华说,王俊翔在加拿大学习和研究电影十年,受过系统的北美电影教育,有很多全新的电影观念。与王俊翔交流很开心,常常能碰撞出火花,让人有创作冲动。这个小伙子不仅理论功底深厚,关键是在国内外多种类型的摄制组有过丰富的实践。在留学期间,王俊翔与一位黑人合作进行独立拍片,共同策划和拍摄制作了他作为摄影师的第一部电影故事片《杰米和艾迪—斗魂》,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动作电影节上一举获得两项提名和最佳最佳动作场面奖。接下来他们又合作拍摄了第二部故事片《爱》(王俊翔担任摄影和照明),再次在这个国际电影节上获得五项提名,接着又成功编导并发行故事片《渥太华零摄氏度》。还独立制作《没有你我走不下去》、《派对生活》、《我的梦想》等多部音乐电视,并担任渥太华蓝调音乐节摄影师。出手不凡,令人刮目相看!但就在国外发展正好的关键时刻,王俊翔却选择回到国内。他认为未来的中国电影市场巨大,前景无限,中国电影需要他这样的海归派。回国近十年下来,王俊翔编剧、摄影、副导演、助理导演等多个专业同时发展,积累经验,全面提升。电影《铁警》的编剧和摄影师、3D电影《密道追踪》掌机摄影师、《跨境猎狐》主笔编剧、电影故事片《凶间雪山》副导演、电影故事片《酥梨花盛开的地方》摄影助理和剧照摄影、电影故事片《岸》责任编辑和英文字幕翻译、30集电视连续剧《先锋1931》的摄影等等。我看上了王俊翔这个几乎是全才的小伙子,他有很好的电影导演艺术才华和全新的电影理念。

郑华说,我相信,《南哥》有我们这老、中、青的结合,中西理念的结合,一定能搞出一个好本子,拍出一部好片子。

但是,必须有个好剧本,因为剧本是一剧之本!

编剧徐宝琦是国家一级编剧,他编剧过多部电影、多次获奖,特别是电影《二嫫》曾获中国电影华表奖、《曾克林出关》曾获国内4项大奖、《南口一九三七》获好莱坞国际电影节杰出影片奖。

按照新班子的更高要求,原来的剧本必须动大手术。在徐宝琦、杜劲松原剧本的基础上,郑华、潘钧、王俊翔三位导演开始全方位展开采访,反复研讨,多方征求意见,深入挖掘郭建南事迹和人物的精神内涵,触发创作灵感。

接下来,他们闭门谢客,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创作,无数次争论、推翻、重来……,几易其稿,终于拿出导演工作台本。接着,又广泛征求意见。结果,《南哥》导演工作台本得到了各方认可和好评。

五、一组好演员

有人说,现在,谁都能当演员。而郑华和孙洪涛知道,演员这碗饭,不是谁都能吃的。也许,靠本色表演能混饭吃;也许,靠脸蛋能赚大钱。但是,这长久不了,演员不仅仅需要表演才能,还需要文化的积淀,更需要演员的“德行”。

必须找基本功扎实的好演员!找德行好的演员!在圈子里名声不好,只认钱、不讲艺德的混混绝对不要!

但是他们也知道,当前影视界鱼龙混杂,小鲜肉们凭借一张漂亮脸蛋可以漫天要价,已经把演员的片酬抬得出奇的高。这么一点钱,那些实力派的演员、特别是老戏骨肯接这部戏吗?

郑华首先想到了30年前的合作伙伴,《风流警察亡命匪》里扮演警察妻子的艾丽娅。这可是个国际范呀!她在国内外获奖无数。艾丽娅早年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后,陆续在影片《狼迹》、《风流警察亡命匪》等十多部影片中扮演中主要角色而走红。凭借影片《二嫫》、《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盛先生的花儿》、《上学路上》先后获得中国电影华表奖最佳女主角奖、金鸡奖最佳女主角、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奖、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金凤凰奖,在国内外各电影节上获得很多个奖项。郑华认为艾丽娅善于在表演中挖掘人物内心世界,把人物阐释得惟肖惟妙,特别适合在《南哥》中扮演一个善良的哑巴农妇。

怀着试一试的心理,郑华拨通了艾丽娅的电话。艾丽娅说,只要是郑华的戏,我一定上!况且郭建南这个题材很有意义。看了导演工作台本,艾丽娅更喜欢这个只有一句台词“额”的角色。艾丽娅推掉了另一部戏,一口答应!

谁来演郭建南的妻子呢?郑华和孙洪涛一起想到了茹萍。

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的茹萍是国家一级演员,她主演的《铁血共和》成为第一届“五个一工程”获奖作品,《上海大风暴》荣获“金鹰奖”最佳女配角奖提名,《那些女人》获得了中澳国际电影节最受欢迎女演员奖。特别是她与李幼斌、唐国强主演的反腐大剧《脊梁》的女一号洪雅君更是奉献给观众的一道视觉盛宴。茹萍看了剧本并了解了剧组的情况后说:这是个很有意义的题材,不能讲价钱。很重要的这是个很专业的剧组,有很高艺术追求的创作集体。茹萍和艾丽娅的态度一样,不讲价钱,顺利签约。

还有饰演冯总的陈锐、饰演孙副总的伊国华、饰演村长的赵中华、饰演刘宝乐的蒙伟民这些实力派的演员,都是不讲价钱加盟《南哥》剧组。加上主人公由制片人孙洪涛本人饰演,这还有啥说的?这台戏一定精彩!

六、一个好的制作团队

郑华有着自己的制作班底,他们被一一请到《南哥》制作团队。

摄影师何永健是珠江电影制片公司门里出身的“珠影二代”,三十多年的老摄影,先后担任电影《冰上情火》、《险恶江湖逍遥剑》、《周恩来》的副摄影,又担任电影《广州来了新疆娃》、《女人花》、《爱很简单》的摄影师。这些影片,先后获大众电影百花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金鸡奖等多个奖项。

美术师李宁是香港资深电影美术师,在内地电影界和广告界享有盛誉,先后担任《赌神》、《何日君再来》、《监狱风云》、《黄飞鸿》等30多部电影的美术师,在人物造型、影像的现代性方面有独到的思考和丰富的经验。

录音师冯伦生被业内人士称是中国电影界不可多得的虚与实的设计和制造者,是电影“梦幻大师”,担任过电影《给咖啡加点糖》、《风流警察亡命匪》、《心香》、《真假美猴王》、《女人花》、《和平年代》等数十部电影和数百部集电视剧的录音师,曾获两次金鸡奖、中国电影录音奖故事片录音大奖、金鹰奖最佳录音奖。

剪辑师胡健威是珠影集团资深的剪辑师,先后担任《风流警察亡命匪》、《乡音》、《安居》、《太阳雨》、《义薄云天》、《英雄无悔》、《商界》等很多影视作品的剪辑师,曾在国内外获多个奖项。 一部又一部电影或电视剧作品在他的手中从完整到完美,从平庸变成优秀,释放出璀璨的艺术之魂,业界称胡健威是“三度创作大师”、“第一神剪”。

化妆师刚健也是珠影培养的本土艺术家,《安居》、《天字码头》、《天皇巨星》等多部影视剧的化妆师,曾获香港影视化妆金像奖。他通过高超的人物外在化妆造型技术,让一个又一个角色准确的贴近人物,激发演员的情感,使演员更加神形兼备。

作曲毕晓笛,中国著名音乐制作人,曾为电影《美丽人生》、《李米的猜想》、电视连续剧《都市梦想》、《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等创作音乐,并凭借《李米的猜想》获第18届金鸡百花奖最佳电影音乐提名奖、台湾金马奖最佳电影音乐金奖。

这些人个个优秀!各有绝活!

至此,剧本写好,剧组全部搭建好!

有人说,这是孙洪涛速度!孙洪涛从去年10月份接到制片人这个任务,从抓剧本入手,组班子、落实资金、完成各项批文等,用了不到五个月的时间,这在电影界是不多见的。孙洪涛敢于担当、敢于决断、雷厉风行、说干就干、要干就干好!真正体现了以一个优秀的中国军人的作风和担当,为全体剧组人员带了一个好头。

以上这五个方面,是我对《南哥》这部小成本制作的电影为什么大腕云集的思考,但是郑华导演对我的以上观点却并不完全赞同。

郑华说,你说的这几个方面也不能说不对,但是我认为,主要的还是因为“南哥”。他说,是南哥给了我们很多激情和创作灵感。

灵感的第一点:原型人物南哥没有惊天动地的伟业,没有豪言壮语,是个一心一意为老百姓干实事的人,生活中的他千方百计让老百姓怎么致富,过上好日子。因此,我们为影片定的基调是用诗意的表达,不是强调事件,不是线性的表达,而是表现主人公的行为美和心灵美,呈现给观众的是画面美、构图美、基调美、音乐美,是一部充满爱的诗电影。这是我们对主旋律电影的一个探索。

灵感的第二点:暖男是这部影片的最大亮点。主人公南哥充满爱心的“暖男精神”温暖剧组的每一个人,《南哥》中的南哥会是年轻观众喜欢的“暖男”。因为南哥本来是在工业机械行当里搞质检的,对农村工作不熟悉,更不懂农业,跟扶贫不沾边。他独自一人来到这个偏远的农村,人生地不熟,他原来的工作不能用来给他的扶贫对象带来一点好处,老百姓对他并不认可,开展工作很困难。但是南哥硬是凭着他的满腔热情,用一颗心去温暖每一个村民。同时,南哥用自己的智慧和勤奋找到了适合让荔潭村发展致富的项目,为老百姓谋了福利,最终取得老百姓的爱戴,把他视为亲人,亲切地叫他“南哥”,他是一个真正的“暖男”。因此,我们《南哥》这个剧组是个充满欢声笑语的临时集体,大家学南哥互相帮助,互相补台,结果才会压缩了那么多天的拍摄期。这几乎是个奇迹!我相信,暖男“南哥”对于经济大潮冲击下的正在创业的90后、对于刚刚和即将踏入陌生社会的00后,怎么找到自己人生的目标和坐标,怎么去适应社会、融入社会,进而取得社会的认可和人生的成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鉴和榜样。

灵感的第三点:我们用南哥干质检的精细和对扶贫工作的叫真精神来拍《南哥》。拍摄期间和现在正在进行的后期制作中,每个部门、每个演奏员都把自己当工匠,用电影人的惯有的工匠精神来精雕细琢。大家都说,绝不能让影视这门遗憾的艺术留下我们自己人生的遗憾。

说到这里郑华有点动情,他说:“最让人感动的是剧组所有人都在说,南哥为了扶贫连命都搭上了,如果拍不好、制作不好《南哥》这部电影,我们怎么能对得起南哥?”

说到这里,郑华指着一旁的青年导演王俊翔说:“我说的也不一定对,究竟什么原因还是听听王导的吧!他比我更有发言权。”

王俊翔的语言有些犀利。王俊翔说:“在我留学前后这20年,我国电影的发展很快,观众群体有根本变化。一方面,中国电影适应市场和国际大片的冲击,开始找到了一条比较适合我国国情的路子,拍出了一些好片子。但同时,在资本热钱涌入电影市场的同时,很多职业电影人的迷茫,一些年轻演员的迷失,造就了这个混乱且野蛮生长的中国电影工业!”

我诧异地抬起头。

王俊翔继续说:“郑导说的是对的,是郭建南的精神使我们有了创作的灵感,让我们大家走到一起,而且是我经历的所有剧组最愉快、最顺利的。这都应该归功于原型人物郭建南,这也许是《南哥》这部小制作为什么能聚集这么多的大腕、这么多真正的电影人,为什么各项工作进展这么快、这么顺利。”

王俊翔停了一下接着说:“但同时我还认为,最根本的还是在我们影视界,说大一点是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有一大批艺术家、科学家、各行各业的精英,他们一直为我们的国家在坚守、为我们的民族在坚守,始终没有因为金钱而迷失。《人民的名义》聚集了一大批艺术家,他们不是靠漂亮脸蛋吃饭,他们靠的是对艺术的精益求精,是艺术家的良心!《南哥》项目群体也正是这样!我在加拿大学习和研究世界电影10年,深刻地认识到,每个国家和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自己的艺术、自己的电影。包括美国在内,每一部电影都在展现、宣扬美国精神,歌颂美国英雄。而我们的一些所谓的电影,完完全全的文化垃圾!人们分不清文艺圈还是娱乐圈,把文化当娱乐,把娱乐当文化。当前主流媒体已经进入一个男色的怪圈,靠粉丝经济吸引眼球和聚合效应,消费任何可以消费的文化项目。小鲜肉一个人拿走了一部电影或电视剧的很多片酬,造成真正用于拍摄的钱很少,造成了影视工业的恶性循环。文化产业不是养猪,不是把观众圈养起来无节制地灌肠直到呕吐,然后再通过卖猪来挣钱!在当前,我所了解的我们影视界,很多有良知的电影人、演艺界对此十分愤懑!《人民的名义》和《南哥》是影视艺术家的宣言!是个转折点,中国的屏幕和银幕开始回归到我们这个国家的、民族的本体上来,回归到人民群众真正喜欢和需要的方向上来!”

我和郑华相对点点头,不由得露出赞许的目光。

我问郑华:到底拍得怎么样呢?

郑华笑了笑说,上个月中影集团总经理江平专程来到拍摄现场,看了我们剧组拍摄的情况,又看了一个多小时的样片。然后他说,你们拍得画面很美、影像很精致,叙事结构很流畅又新颖、平和又充满激情。很难得呀!江平是著名导演,导演过数百部集电影和电视剧,获过很多大奖,还当过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副局长。所以说,这是领导又专家的评价。前些天我们组织看初剪出来的样片,很多人都流泪了。我们是一不小心做了个大文章。因为扶贫是世界的难题,在我们中国更是一件大事。习近平总书记已经向全国人民、向世界人民庄严承诺:到2020年全部脱贫迈入全面小康社会。希望我们这部影片能够为此做出一点小小的贡献!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是在做一篇大文章,我们很欣慰。”

我说:“希望能够像收看《人民的名义》一样去关注反腐,有更多的人看《南哥》去关注扶贫。祝你们成功!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够成功!”

《南哥》究竟如何,我们拭目以待,最终还是听观众的评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