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光影城市 > 正文

中国大院:纯手工打造传世之作 传统建筑美

发布时间: 2016-05-12  | 来源: mv中国  |  作者: mv中国  |  责任编辑: mv中国

北中轴,非物质文化遗产,纯手工大院

【过往】

琉璃赵、香山帮、样式雷……匠造精神曾缔造了中华文明的辉煌,亦在家国困境、社会变革中,逐渐消磨。

【当下】

游艇、顶级豪车、高级定制时装……几乎每个顶级奢侈品,匠造精神都是其坚守的核心,这种坚守早已转化成东西方通用的对极致价值的共识。

序言 集八大作名匠再造经典

泱泱中华,5000年文明厚重悠远,数十种建筑流派精彩纷呈。中国大院延承传统的匠人营国精神,聚合土作、砖作、木作等八大作名匠,缔造山西、徽派、北京等不同建筑风格与主题的手工大院,为当代中国提供一处承载院落文化和经典技艺保护的引领巨著。

作为华夏文明源头之一,山西拥有表里山河的天然屏障易守难攻。在漫长的冷兵器时代没有遭受太多的战火蹂躏,由此保留着全国75% 的地上文物。从西周时期的平遥古城到肇建于北魏的云冈石窟,从李世民敕命扩建的晋祠到明清煊赫500年的晋商大院……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安宁、富庶的山西,是古典建筑和手工技艺保留相对完整的地域。此亦中国大院的开篇之作,囿定山西、选择三晋文化集大成者——晋商大院之缘由。后续之作,中国大院将以徽派建筑、北京四合院为形制,继续缔造茹古涵今的大院群落。

立基于北中轴、清代皇家温泉行宫旁,中国大院不仅一砖一瓦、一木一石皆手工匠造,所有材质更从专门渠道定制,其带给居者的不仅是简单的心理满足,更是中华传统与精神通过建筑介质的传承。

『中轴龙脊上的恢弘院落』

土作【基础】曾应用于CCTV总部的大型筏板基础

由于承载力强、稳定性好、造价高昂,大型筏板基础多用于高层建筑,如CCTV总部大楼。中国大院地上建筑仅有两层,并全为低院落式布局,选用大型筏版基础从成本上考虑极不合算,但为了建造真正的传世建筑,开发团队毅然采用了此项技术。

【入口】晋祠牌楼与百福图照壁

建筑所承载的,不仅仅是建筑物的壮丽雄奇,更是主人社会伦理、哲学思维的反映。外礼内仁,作为昔日晋商所遵循的准则,在中国大院中得到体现。

1:1原版复制的晋祠牌楼与石狮,师法常家庄园配设的宽旷前广场以及11米高的双祈福台,以及宽达八米、与晋商大院同等规制的百福图照壁……撷取众多大院之长,中国大院通过视觉的聚焦与空间的收放,形成“礼”的空间意境。

【园林】以2600年园冶春秋,缔画中兰亭之境

中国大院汲取拥有2600年历史的苏州园林造园经验,打造16亩中央景观园林。通过对中式园林造景技术的熟稔应用,中国大院设置碧波观景、云影清松、云溪叠瀑等十景。十景沿南北轴线方向徐徐开展,极尽可能为两旁庭深几许的院落提供借景空间。为展现原版晋商院落的韵味,所有楼阁亭榭全部按山西王家大院1:1制作呈现。

叠瀑奔流,清潭浮翠

奠一园之灵秀,莫如水。中国大院以寓意吉祥、安康的祥云如意水系串联起整个中央景观园林。刚进园区,宽23米、长4.5米的震撼巨瀑层叠而下;瀑布下方,色彩斑斓的锦鲤在水潭中畅游;缘水系前行,荷花池分外幽香,流芳亭极目天阔……顾盼于空间的美学中,大院主人与水共影,表里俱澄澈。

花间隐榭,水际安亭

中式园林带给观者的不仅是视觉上的赏心悦目,更是心理上的契合与情感上的共鸣。中国大院通过借景、对景、衬景等造园手法的使用,利用云树、碧波、小桥、流水等景观元素,巧妙设计或畅通,或阻隔的视觉空间,中国文化的贵“曲”韵境于此演绎得漓淋尽致。

砖作 『以“秦砖汉瓦”续写荣光』

一砖一瓦皆上乘

明时永乐帝修建紫禁城,仅备料就长达十年之久。中国大院作为大国理想蓝图下的中国院落,其备料亦耗时费力。

中国大院的最大用料砖瓦主要取自国内最好的砖瓦之乡运城。运城六毋青砖因其美观、保温、清扫不扬尘而闻名,被誉为砖中上品。中国大院每座院落使用青砖高达40~80万块。采用传统的磨砖对缝工艺,每一块上墙的砖都需打磨五面、局边等工序,最终使墙体平整、严丝合缝。

另外,曾特供于故宫三大殿的苏州金砖,也广泛应用于院落的室内、庭院台阶与连廊地面。

全手工匠造私家殿宇

砖雕是由东周瓦当、秦汉画像砖发展而来,秦砖汉瓦即是对彼时砖雕辉煌发展的写照。明清时,砖雕成为传统建筑的主要装饰构件。在常家、乔家等大院中,精美的砖雕制品往往成为时光雕琢的艺术品。

为再现晋商大院砖雕的纷繁景象,中国大院由经验超过30年的清徐砖雕手艺人匠心雕制:最普通的吻兽,熟练的工匠至少雕刻14天;院落的屋脊,工期最短也需四个月;大门入口处与常家庄园同规制的照壁,则耗费了16位手工艺人整整一年的心血。

吻兽、麒麟形神兼备,凛凛生威;牡丹、石榴枝繁叶茂,呼之欲出……中国砖雕艺术的神韵与风韵在中国大院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

木作 『技艺、时间与美学的集萃』

门窗:德国进口全木门窗

“门堂之制”是中式建筑最显著的标志之一,亦是中国礼文化在建筑端的外在反映。中国大院眷顾传统而又立足当下,融合中式建筑的礼仪与西方建筑的舒适,形成兼具东西方之长的独特门户空间。院门采用厚达10公分,重达半吨的老榆木,配备德国电动门轴,气象森严又能一键遥控开启。户门窗选用德国皇室工匠出身的阿尔弗雷德•墨瑟创办的墨瑟公司的全实木门窗;窗户采用导热系数优于国家标准的两层中空LOW-E玻璃;所有门窗配件——五金、油漆、胶带等也全部从德国进口。院落的檐柱,中国大院同样耗费巨资从俄罗斯西伯利亚进口罗汉松。由于地处高寒地区,俄罗斯罗汉松成长极为缓慢,材质也更坚固耐用。老榆木大门、入户全木门窗,俄罗斯进口罗汉松……如此选材只为给大院主人创造威严而又身心愉悦的院落空间。

木雕:门庭臻秀脊续荣光山西木雕脱胎于国之瑰宝东阳木雕,但又在东阳木雕的基础上添加了浓郁的本地特色。如今,几大晋商院落保留的木雕,代表了明清民居木雕的最高水准。中国大院承袭晋商大院这一传统,从山西大同、运城、太谷等地多方搜寻能工巧匠,并以红松、落叶松、椴木为材质,于北中轴重现晋商大院木雕富华典雅,大气沉雄的风范。相比于砖雕,木雕耗费的时间与人力成本毫不逊色。一米的雀替,需要一位老工匠雕刻15天,而中国大院每座院落雀替数量最少27块;大门门楣上4米的挂落,6位参与主创的老工匠在不出任何纰漏的情况下连续雕刻45天,整个工期参与的老工匠总计达30位。

石作 『故宫之后的又一石雕典范』

两大雕刻之乡工匠聚首曲阳

石雕,距今已有2000年历史。元世祖忽必烈营建北京城时,任命雕艺精湛的曲阳石雕匠人杨琼为大总管。蒯祥设计紫禁城时,即以杨琼设计的周桥为蓝本,建造内外金水桥。清代圆明园的建造、解放后人民大会堂的修建,都有曲阳石雕匠人的身影。2006年,曲阳石雕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新绛石雕,起源于明朝中期。随着王家、乔家等晋商大院的兴建,新绛石雕风靡三晋大地。在当代,中华世纪坛、运城关帝庙、渠家大院等重点项目中,新绛石雕作品遍地可循。

健康石材上的潜心雕磨

中国大院,聚合两大雕刻之乡匠人,雕制继故宫、乔家大院之后的又一经典。

所有石雕原料取材于山西中条山青石。青石因无污染、耐磨、耐风化等优点,自古就是上等雕刻石质。每一块青石在雕刻之前,都必须经过打制成形、随形找平、细加工找平、调整边棱、再次找平、用砂或石加水打磨等工序,每道工序都耗时数天。在中国大院,即使是一个普通的单层柱础,工期也需两个月,而那些结构复杂的多层柱础,所费更是惊人。

搭材作 『单栋千万级外装成本』

砖雕的错落、木雕的华丽、石雕的厚重,使每座院落融建筑的礼仪、审美与坚固于一体。广亮门、垂花门各具形态,悬山顶、歇山顶等俯仰生姿,山墙雕花图案和砖花的纹样院院迥异,由此使每条街巷都形成独特的街景。在中国大院,无论从哪一处角落,哪一个视角,都能欣赏到独特景致。

既展现原萃的晋商大院风韵,又要符合当下的消防、承重等要求,为此中国大院设定木结构和钢筋混凝土两层结构,并在外部“穿戴”筒瓦、青砖。双层结构加上全手工打造的三雕,使中国大院单栋外装成本最高达900余万。

在建筑屋顶上,中国大院引进剧院、博物馆等所采用北欧融雪系统,所有电缆均由智能的冰雪温控器自动工作,在下雪过程中随时将雪融化。

此外,中国大院采用钢筋混凝土、望板、一体化保温防水层、瓦防总计4层防水技术,在万无一失的解决屋顶防漏的同时,也具有良好的保温隔热性能。

庭院作 『围合传统与情怀的大院』

深宅大院

藉由寥廓的前广场、曲径通幽的园林、高墙映衬下的街巷、豁然开朗的内庭院这一系列空间与节奏的变化,中国大院打造围合有序、外实内静的私享空间。

院落围墙采用外6米内4米的高差式设计,外观威严深邃,内守一方静笃。整个院落分为四合院和L户型院两种形制,庭院最大面积200平米,再现鱼游池底、鸟鸣藤架的传统院落意境。

按照福禄寿喜财等不同主题,中国大院对每座院落赋予不同的吉祥寓意,或一蔓千枝(寓意福荫子孙),或五福捧寿(寓意福寿安康),或狮象护门(寓意事事如意、吉祥)等,以表达对家族繁盛、生活美满的向往。

名家手书匾额

在晋商院落中,名人大家手书的匾额对联俯拾皆是。在常家庄园,纪昀、翁同龢等书法大家都曾留下楹联墨宝。在乔家大院的影壁上,晚清重臣左宗棠题写的“履和”匾额,以及“损人欲以覆天理”、“蓄道德而能文章”的楹联,是乔家长久以来信奉的“中庸之道”、“以义制利”的最佳写照。

中国大院,遴选金丝楠、紫檀、黄花梨等珍贵名木,邀请当代书画名家,为每座大院主人定制专属匾额,延承昔日晋商这一雅好。

文物级臻品

在每座晋商大院中,都有着令人拍案叫绝的物件,比如常家庄园欧阳修与苏轼的手迹砖帖,曹家大院被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景泰蓝十扇宝石屏风。

福禄寿照壁、石狮、拴马桩……这些文物级老物件历经漫长岁月的洗礼,无言诉说着曾经的辉煌与家族故事。在这些老物件传递的微妙氛围中,整个大院显得质朴清新而又古韵悠远。

古树当庭

在私家庭院中,中国大院将三晋风情的展现作为重点,枣树、核桃树、柿子树等树龄超过30年的老树从山西各地全冠移植而来,春夏观叶,秋冬赏果。

根据每座院落的式样,选植最相宜的树种。山亭区栽种树龄超过20多年的海棠,侧院选择与院落一致的偏冠元宝枫,幽静小院里独植亭亭玉立的玉兰……为了找寻珍稀古树,开发团队频频走访华北、西北的村落与大山深处。

在一次搜寻树种的过程中,开发团队意外在西安临潼附近的大山里发现六颗百年石榴树。为将大树移出深山,开发团队将沿途10公里的山林全部买断,山间筑路,方将大树运出。当花艳果红的石榴树与原木色建筑、青灰色砖墙相映成景时,效果出乎所有人预料。

50平米勤耕园

家门愈远,对土地的眷顾愈深。昔日晋商,纵横欧亚九万里,对于他们而言,回乡营宅置地是财取天下之后的首要任务。

中国大院从晋商对土地的天然情愫出发,在每一座庭院中,精心配制50平米勤耕园,使大院主人在此躬耕陇亩,回归田园。

温泉入户

中国大院所在的小汤山,自古为温泉古镇,乾隆、慈禧都曾在此沐浴汤泉。利用区域这一天然资源,中国大院在每一户庭院中,都预留了温泉管道。寒冷的冬日,在热气的氤氲中,近赏大雪纷纷,经纬千里之外。

裱糊作 『东方意境里的现代空间』

奢侈空间,四面采光

中国大院在重现晋商院落生活境界的同时,更满足当下巅峰阶层的使用需求。以此为宗旨,中国大院将地下层、首层、二层层高分别设定为6米、4.2米、5.1米。6米的地下层高,以轩敞的空间满足主人的多元需求。地下层车库门采用造价高昂、在高端物业中鲜见的马丁垂直提升车库门,配备工业电机动力,开合快速、噪音小。

面宽24.7米,进深7.5~12.75米,中国大院以合理的面宽进深比例,以及四面采光、双向通透的格局,缔造其他顶尖物业难以项背的居住舒适度。

12米挑空中庭,温馨老人生活空间

中国大院将传统建筑“前堂后寝”的格局与西式别墅首层的商务社交层巧妙结合,设置挑高达十余米的中庭,首层整个功能空间也以中庭为中心。在老人房中,为照顾家中长者的特殊需求,中国大院在衣帽间、洗手间的配置之外更增设温馨空间,涵盖水吧、药品柜、补品柜等多种功能,以空间上的优化践行善事尊长、家族和谐之道。

总统式主卧套房,佣人阳光套间

中国大院的二层为专门的家族休憩区。150㎡主卧空间,6~7米舒阔层高,观景阳台、衣帽间、双卫浴空间,为大院主人缔造一处内秀而又蕴藏无限的私享空间。延承晋商传统,中国大院极为重视佣人的生活环境。所有佣人房不仅位居首层,更全部按照五星级酒店套间标准打造。儒家所倡导的“内仁”理念,在中国大院中得以继续发扬。

物管作 『媲美晋商院落的顶级尊侍』

晋商大院之煊赫明清,并不仅在于建筑的富丽深邃、崔巍奇伟,更体现在服务上的尊荣与豪奢,这种尊荣和豪奢令家世煊赫、见多识广的宋霭龄女士也啧啧称赞。

中国大院携手拥有150年历史、世界排名顶尖的第一太平戴维斯,最大程度复现昔日这一尊侍服务。每座院落专属的大管家服务,将为大院主人安排礼宾接待、商务管理、居室保养、出行与备餐等所有服务。在中国大院,您的需求,将由专职管家来负责实现。

在安保服务上,中国大院应用报警系统、巡更系统、门禁系统、监控系统等12级安防系统,这种在博物馆中广泛应用的安保系统,悉心满足大院主人对安全的需求。

[附录] 院藏众多匠艺精粹

在传统的技艺正在逐渐淡出,躲进历史的深巷中,中国大院通过福禄寿喜四类院落,将中国传统的精华,通过大院这一载体进行传承,并为保护一些毗邻失传的工艺献绵薄之力。

平遥推光漆

平遥推光漆为中国四大漆艺之一,2006年入选国家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大院将在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施用的平遥推光漆付诸于样板间中庭画作的打造中,远观典雅堂皇、近触细腻平滑,极富空间美感。

新绛云雕

新绛云雕,是一种融漆、画、雕相结合的雕漆工艺制品。云雕的制作过程极为繁琐,仅在一个花瓶的木胎上涂抹漆层一项,就得需要漆工每天涂漆,持续三个月之久。中国大院利用这一工艺雕漆精制家具,使桌椅线纹圆润、漆光莹亮照人,形成媲美鸟巢体育场主贵宾室的效果。

澄泥砚

中国大院还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曾失传三百年的澄泥砚摆放在样板间书房内。澄泥砚是四大名砚中唯一的陶质砚,一方砚从选泥到制成,往往需要一年半的时间。千古澄泥砚,必定伴随着中国家族于此抒写新的历史春秋。

苏绣

拥有2000多年历史的苏绣,是中华民族最为优秀的传统工艺之一。2014年APEC会议期间,为APEC定制的新中式衣物,其苏绣花纹广受赞誉。中国大院样板间主卧与餐厅的苏绣,全部在苏州定制完成,每件制作周期均都超过一年以上。

苏氏彩绘

苏氏彩绘是古建筑彩画中最富动态美的一种形式,常以山林鸟兽、人物故事为主题。颐和园长廊彩画即是其代表作。中国大院为每个院落提供苏氏彩绘定制服务,创造一种原汁原味的中式院落生活意念和精神境界。

后续:大匠回归,中国梦的文化样本

建造中国大院,并非是兴之所至或是简单的情怀,更是一种尊重传统、缔造经典的自醒,是逐日自信、渴求本源的中国本土文化复兴的必然趋势。

在当下中国梦的践行中,中国大院作为擎领者,出乎其类。

结尾:拔乎其萃者,方值得长久鉴藏